QQ客服热线
您的当前位置: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人物风采· 新闻详细
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马驰在研讨会上的主题发言
来源:果敢老街   编辑:admin   发布日间:2015-11-04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儒学


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马驰在研讨会上的主题发言

缅甸果敢自由行 www.cusbara.com ???

??? 我们今天是在宋学的背景之下,讨论宋学的来龙去脉,以及宋学为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请允许我把宋学放到一个比较大的范畴当中去讨论。因为我认为无论是宋学还是程朱理学,实质上是中国古代儒学当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儒学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当中又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在中国大陆,经历“五四”和“文革”的之后,儒学的名声降至谷底。儒学与中国现代化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几乎无人问津。但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取得初步成就,伴随着日本等同属儒学文化圈的东亚诸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中外学术界围绕儒学与中国现代化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不少中外学者寄希望用儒学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增添动力,并最终形成一种东方式的现代文明。儒学真能担负起这样的历史重任吗?我们今天应该怎样去看待儒学以及我们当下的儒学热,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我主要谈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儒学的核心内容之一是封建宗法制度;二是封建宗法制度影响至今;三是封建宗法制度与现代人类文明格格不入。
????在中国五千多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最为漫长的阶段莫过于封建时代。而在中国漫长的封建时代,儒学又是封建社会最完善的思想形态,也包括封建社会后阶段的程朱理学一样是一个完善的思想体系。这个思想体系影响至今。我举个例子:中国清代小说《红楼梦》中有个赵姨娘,是贾政的妾,由于本是侍婢,身份卑贱,所以尽管做了姨娘,而且已经生了一子(贾环)一女(贾探春),但在家里始终只是“半个主子”,实质上仍然是奴才。她虽是贾环的生母,可连教训贾环的资格都没有。有一次,她正在教训贾环,恰被路过的王熙凤听到,王当即发话说他(指贾环)是主子,他有不好,自有人教训,还轮不到你,当下就把贾环叫走。按辈分,王熙凤是侄媳妇,赵姨娘是婶娘,可在王熙凤的眼里,赵姨娘过去、现在乃至将来都不过是个奴才。赵在王的面前,大气不敢出一声,更别说出言申辩。更有甚者,赵姨娘的亲生女儿贾探春只认王夫人是母亲,对生母只称“姨娘”。赵姨娘有个兄弟叫赵国基,是贾环的亲舅舅,可他始终只能跟在贾环的马屁股后头充当奴才。赵国基死了,因是奴才,丧葬费按“例”只有二十两银子。赵姨娘找当时正在当家的贾探春,要求多给一点银子,她一口一个“你舅舅”,说“你不当家,我也不来问你。你如今现在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不料贾探春当即发话:“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指王夫人的兄弟王子腾),哪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昔按礼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可知一个奴才哪配做主子的舅舅。这虽然是文学作品中的描写,但却是封建社会的真实反映。这里哪有什么人情、亲情?更看不到人权民本,《红楼梦》中的这段描述恰恰反映了中国封建宗法制度的无情与冷漠。

????我们知道,中国曾经是一个以家族为单元的社会,“四世同堂”、“五代同堂”的家庭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家族。皇帝有皇家,祖宗家法是皇家遵循的圭臬。那么,这样的一个宗法社会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延续当然起到了很好的组织作用。但是今天我们要反思的是,它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当中,这个问题就非常糟糕了。我再举一个当下的例子很能够说明宗法制度的延续是多么的可怕。媒体曾经报道:1998年1月30日下午,浙江余姚市卫生局局长邹某的母亲与个体户徐某发生口角,正在附近吃饭的邹局长闻讯赶来,狠咬徐某右颊达一分钟,齿痕明显,部分皮肉局部外翻。徐兄伸手拉架,手指也被邹咬伤。某专栏作家将邹某和泰森之咬同称为“世纪之咬”。邹在接受采访时,辩解说:“作为局长,咬人是不妥的,而作为儿子,我没有错。”我们从这里面同样能够看到我们今天的社会宗法制对社会的影响之大。所以,中华文化和西洋文化确实是不一样的。柏拉图所记载的苏格拉底与游叙弗伦的一段对话,颇能反映中西文化内涵的差异:游叙弗伦因为父亲杀人而要起诉他,游叙弗伦认为,凡有罪,或杀人,或盗窃神器,或做其他坏事,不论是父母或任何人,都要告发,否则便是亵慢。正当,便听之,不正当,虽一家人也要告发。明知某人犯罪而与之共处,不去告发,那便与他同罪。但是在中国不要说同一时期的孔孟时代,就是2500年后的当代中国,在民间社会看来这种为正义而诉父仍然不可理喻。我们从这里面大致也可以看出,中国已经基本上,虽然今天我们看上去好像完成了基本社会转型,但是实质上,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和游叙弗伦的事情在中国目前还发生不了。这就是我们东西文化的差异。我们将在这个背景上去反思中国的文化,我觉得是应该引起我们认真思考的,这个文化究竟为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东西?它是进步的,还是保守的,还是有些问题呢?如果有问题,那么我们怎么去应对这些问题。我想这都是我们应该去思考的问题。费孝通先生曾经在《乡土中国》中,把中国的组织体系、社会框架说成是一种差序格局。我们社会上最重要的亲属关系就是一种差序关系,就像丢石头形成的同心圆的波,以石子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和别人所联系,最后形成整个的社会。那么问题就在于虽然有不少人试图从儒家的“民贵君轻”的这种民本思想当中去引申出民主的成分,认为孟子的民本思想、或者后来的程朱理学也好,对我们历史上曾经产生的作用,它认为是一种民本的、民生的等等。但是,我们从这里面发现,他们所谓的民本是为“主民”、“专制”服务的,所谓帝王开庭议以广纳忠言、开科举以广纳贤才之举,最终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所以,我们必须认识到虽然从整个儒家文化的角度来看,比如说,勤劳、节俭、诚信、崇尚教育、廉洁、勤政、仁爱乃至于天人合一,这些是进步儒家经典,确实值得我们今天借鉴,但是它负面的作用,对我们现代化进程当中可能形成阻碍的一些东西,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只有我们不断的反思,不断梳理,不断扬弃,我们才能够寻找到对我们中华文化加以延续,并且为我们现代化进程服务的东西。

?

?

关于本会|活动集锦|交流演出|服务民生|会员中心|缅甸果敢自由行

地址:郑州市管城区城东路94号华亿大厦14楼05号   电话:0371-63318666    13838048735   传真:0371-63318666
Copyright@ 2012 果敢老街 版权所有    缅甸果敢自由行 www.cusbar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01920号 技术支持:瑞博科技